全本书屋>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> 后宫小说 > 警花梦 > 第二十章 询问

警花梦:第二十章 询问

小说:警花梦作者:沙龙

    认识。她是我们宿舍的同学,咋不认识。

    她跟你说过吗?她是不是很讨厌肖淑恒?

    余晓彤拧着眉头,仔细回忆一番。

    她很少说话,只说过训练是一种苦行当,她是不是很讨厌肖淑恒,我就不得而知了,家乡是哪里好像说是江西,江西哪里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她说没说过对于训练逃避等什么的?

    她这说她是文化教员。

    徐庶鸣的眼睛一亮,余晓彤清楚地看见他有一种火花在他眼里爆了一下。只见他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,继续慢悠悠的说:你确定她说的是文化教员?

    余晓彤反复回忆了一会。没错,那个下午她的确这么跟我说的。

    什么时间,地点,什么情况下她跟你这样说的,你还记得吗?

    余晓彤就把泥地匍匐的情况原原本本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徐庶鸣眼睛在余晓彤脸上打了一转,两人目光迅速接触,又很快分开。

    余晓彤突然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那你有没有听过,她跟别人这么说过?徐又问。

    余晓彤摇了摇头,突然想起那天她教温小佳写字时说的话,想了想就说了。

    徐庶鸣点点说:好。我知道了。你可以走了。回去把温小佳叫来,就说队长找她了解一些情况。今天晚上说的话,出去一个字都不许提。记住了吗?他定定的看着余晓彤。她点点头,手心里无故冒了一身虚汗。

    出门的时候远远看见有警卫把守的小院门前守卫加了双。这个平常人迹罕至的院落里说是储藏室,从不让学员进。上次有人旷课被关了禁闭,大家才知道这是禁闭室。今天院子里好像人影晃动,还有丁丁当当钉东西的声音,余晓彤忍不住探头一看,看见地下摊着一些木条,人来来往往,正把木条往窗户上钉。

    快走,不许看!警卫挥着枪凶神恶煞般地喊。余晓彤只好低下头走开,走出老远忍不住回头张望了几眼,心里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政治课,上课的教官居然是余锡麟。他以前也给我们作过精神讲话,无非是讲些无数刑事案件再加上民事案件,作为警察要一马当先,承担责任的套话,而且只讲过一次。他还特意说,精神讲话,应该让那些更有威望的老同志来讲。

    今天,他却出现在这里。以前他一出现,总是春风满面,尽管有时也威严,但脸上还是温和的。今天他一来,就板着脸。不仅板着脸,还带来了两个坏消息。这两个坏消息,像手榴弹一样,把各怀心思的学员们全部炸蒙了。

    他诧异地看着余晓彤,没说让你坐下。然后转过身去,继续讲课。

    余晓彤只好老老实实地站着,任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眼神在她身上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余晓彤笔直僵硬地站着,等他转过身去,偷偷换换身体重心,减轻腿上的酸麻。

    这时,她盯着他的后脑勺,看见他理得非常短的头发和整齐的发际边缘。

    余晓彤翻了翻眼皮。不就侦破要领嘛,文强肯定是难不住他!想到文强,余晓彤心底深处某个角落痛了一下。

    余晓彤扭过头。窗外的院子刚刚落过了雨,地面还是湿漉漉的,不知哪里飞来一对野鸽子,正缩头缩尾的在院子里找食吃。羽毛华丽的一只,衬了机会,咕噜咕噜的扇着翅膀,在灰不溜秋那只身边打着转。偏偏灰色那只不领情,见它过来,就狠狠的啄它,让它不敢近前,它只有委屈的在远处咕咕叫着。

    余晓彤忍不住微笑了一下。鸽子真简单,比婴儿都纯净、自然。喜欢和拒绝都直截了当,无所顾忌。人就是顾忌太多了。

    宋教官扭过头来。金丝边眼镜后一双眼睛正盯着余晓彤,她立即垂下头。

    有了上次的教训,余晓彤这次低着头没吭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说:你说说侦破的规律是什么?

    教室里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出了口气,朗声说:不知道就回去翻翻笔记,明天上课来讲给大家听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课,余晓彤说出了正确答案。就这样,余晓彤直直站了两堂课。

    好厉害呀,让我站立两堂课!

    你说什么?肖淑恒不温不热的问。

    余晓彤脱口而出。话一出口立即后悔。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返回书页 下一篇